机锋与神理:王夫之《遣兴诗》及其诗学意义初探

Research output: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peer-review

Abstract

《读甘蔗生遣兴诗次韵而和之》七十六首是王夫之四十四岁隐居衡阳时,偶然读到友人金堡旧年之《遣兴诗》次韵而作。其后又有《广遣兴》诗五十八首。两组诗最明显的写作特色在于几乎句句用事,涵盖了经史诸子和道家丹术、通俗文学等各个领域,而用事手法又极拗峭,其用意颇不易晓。其中尤为突出的是大量的禅语和禅典的运用,是为他生平诗作用禅最为密集者。因此两组诗初看之下,似乎颠覆了王夫之一贯坚持的诗以道情、情景交融之核心主张。但如果仔细寻绎其中用事和构象的逻1规律,便会发现这套规律其实是船山诗学主要的创作观念——例如"以神理相取"、"取势"、"蝉联暗换"等等——在实践中的运作。更重要的是,这两组诗在诗学创作方面有明显的自我指涉和内省意义,与王夫之的诗选评论也存在着确切的关联。因此,对于全面了解船山诗学体系,特别是其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系,"遣兴诗"和"广遣兴"是至关重要的环节。本文将以探讨船山诗学的理论和实践之间的关联为目标,取《读甘蔗生遣兴诗次韵而和之》为"遣兴诗"与"广遣兴诗"的代表作,作深入解读,重点关注统一其命意和写法层面的逻1规律。然后,与船山诗学创作观念相印证,作为他日全面深入考察之基础。
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(Simplified)
Journal人文中国学报
Issue number2
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- Jan 2020

Cite this